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律香川不认得方刚,他从来没有见过方刚。
  但方刚一走进大方客栈的门,律香川立刻认出他来。
  方刚。方铁鹏,他这人的确就象是铁打的。
  他穿的是身雪白的衣裳,没有被衣裳掩盖的地方每一处都黝黑如铁,在灯下闪闪地发着油光。
  他目光锋锐嘴唇紧闭,走路的姿态奇特全身都充满了劲力,每当他一步跨出时,整栋房屋都仿佛不能承受他的重量。
  除了孙剑外,律香川从来未见过如此精悍健壮的人,他一走进来,全屋子的人呼吸都似已停顿。
  八个人跟在他身后,不问可知,他们也都是千中选一的壮士。
  但大家的眼中却只看到他一个人。只要他在那里,就绝不会再有别人的锋芒。
  他坐下,这八个人就站在他身后他坐着的时候,别人通常都只能站着,世上几乎很少有人敢跟他平起平坐。
  律香川暗中却松了口气
  “包子有肉,并不在摺上,生铁虽硬,却容易断。”
  律香川想到了孙剑。
  他喝酒的时候仰着头,锐利的目光还在不停地四下扫动。
  律香川喝酒的时候低着头仿佛只看到自己手里的酒杯但第一个看到林中鹤走进来的却是他。
  少林的外家弟子大都身体强健,林中鹤业不例外只不过近年来债已还清,生活日渐优裕,所以肚子已比胸膛宽。
  他四下打量了两眼,就直接走到方刚回前,躬身行礼。
  方刚道“你姓林?”
  林中鹤陷笑道“在下林中鹤。”
  方刚举杯,道“你也喝酒?”
  林中鹤笑道“还可以喝两杯。。
  他搬开椅子坐下,执壶斟酒。
  方刚突然辉手,一杯酒泼在他脸上,厉声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我并坐喝酒T’
  林中鹤怔住,一张脸立刻涨得血红。
  孙剑比方刚更强.所以死得比方刚更快。
  韩棠呢?
  律香川慢慢地举杯,喝酒,慢慢地蝎。方刚也在喝酒,口就是一大杯,十口就是十大杯。
  在杭州城里,他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就算背着满身债的时候,也没有受过人这么大的侮辱。
  方刚喝道“滚还不快滚”林中鹤突然拍桌子,跳了起来,怒道“你可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我滚?”
  他的话还未说完,方刚的拳头已隔着桌子打在他肚子上。
  拳头硬如钢铁肚子却已松弛柔软。林中鹤疼得弓下腰。
  方刚已掀起桌子,桌子“砰”的撞上了他的头,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恰巧倒在他头上。
  跟着方刚来的八个人大笑。
  律香川目中却已有了怒意,无论如何,林中鹤总是他妻子的亲叔叔。
  方刚冷冷道“把这人架出去塞在阴沟里,天不亮不要让他
  他身后立刻有两个人转出架起了林中鹤。
  林中鹤突然狂吼,用力一挣,他肚子里已柔软。但两条膀子至少还有三五百斤力气,少林子弟毕竟是有两下子的。架住他的两个人看来虽然也很强悍,但被他用力一挣,就再也抓不住他,其中有人踉跄外退,几乎跌倒。
  林中鹤反手一个肘拳打在另一个的胸膛上,忽然向律香川冲了过来,扑在桌子上,喘着气道“走,快走,他们这次来要对付的是你。”
  亲戚毕竟是亲戚,他居然认出了律香川。
  律香川虽也吃了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道:
  “我不认得你。”
  林中鹤急得跺脚,道“你用不着瞒我,你一到这里他们就已知道…’/
  他并没有说完这句话。
  被他撞倒的那两个已赶来,一人从后面抓住他的衣领,往后面拖☆另人抓起张凳子,往他腰上用力砸了下去。
  方网也己拍案而起,厉声道“先废了他”
  又喝道r“姓律的,我们出来斗一斗/
  他晚里虽然在说“出来”,人却已向律香川猛虎般扑了过来。
  这实在是个很惊人的变化,而且快得令人预料不及。
  律香川仿佛也没有准备来应付这种变化,他一直坐在那里,动都没有动。
  但是方刚扑过来的时候.他身子突然向桌下滑了进去.宛如游鱼般穿过桌底,他的手已抓住了一个人的足踝。
  这人刚把凳子砸在林中鹤腰上,足踝突然被抓住,他足踝开始辟裂的时候☆身子已被悬空捻起。
  律香川将他抢了过去。右脚反踢,踢在另一人的膝盖上。
  这人狂呼一声,双腿跪下,冷汗随着眼泪一起流落,他知道自己今生已很难再站得直。
  律香川拉起了倒在地上的林中鹤,沉声道,“快出去找老伯。”
  林中鹤咬着牙点点头,转身奔出,但面前已有三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手里的钢刀亮如匹练。
  林中鹤一步步向后退,忽然看到七八道乌光往他胁下穿过,对面的三个人立刻倒下了两个。
  他知道律香川的暗器已出手。
  方刚大喝道“小心他的暗器”
  他挥拳打退了律香川抢过来的人,反手妙起张凳子,以凳子作盾牌,再次向律香川扑了过来。
  律香川站在那里等着。
  他动的时候.准确迅速如毒蝎,不动的时候,看来立刻又变得温文有礼,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看着方刚道“你小子也得小心我的暗器才是。”
  方刚怒蝎声,突然冲天跃起。
  三道乌光忽然由地面反弹而出,直射他的下部。
  他竟全未看到律香川有任何动作,这三道乌光发出像是自己从地上射出来的若非他反应迅速.此刻已倒地不起。
  律香川微笑道:“我关照过你,要你小心的;是吗?”
  他变得很从容,因为他知道自己占了先机。6
  方刚此刻身在空中,简直就象是个飞靶这么大一个靶子,他确信自己万无打不中的道理。
  他已准备了四种不同的暗路,每种三件.这十二件暗器已将在这刹那间同时射出
  但就在这时,他脸上的微笑突然凝结。
  他已感觉到只手搂腰抱住了他,这只手至少有百斤力气,他知道自己绝对无法摆脱。
  只要他稍为留心,就没有人能从他身后搂腰抱住他,没有人能对他暗算。
  但此刻他却已变得家是条落入网中的鱼,因为他绝未想到这人会对他暗算—他简直做梦也想不到林中鹤会向他出手。
  他身子已被林中鹤揪倒。
  方刚凌空一转落下,落在他身上,一只脚踩着他胸膛,一只踩着他肚子,就象是猎人踩着只中了箭的山羊,黝黑的脸上发着利之光,嘴角带着征服者的笑,大笑着道”姓律的,别人都说你智多谋,但这一着你也想不到吧?”
  津香川的脖子似已变成两块乌石,冷冷地看着他,冰冷道“应该感激我才是。”
  方刚道:“感激你?”
  律香川道:“若非我有个好亲戚帮你的忙,你怎能得手?”
  方刚大笑,道:“不错,你的确有个好亲戚,你娶老婆的时候,该小心些才是。”
  林中鹤喘息着站起来,目中带着一丝羞惭之色,看着律香川呐呐道“这不能怪我.我是奉命行事。”
  律香川淡淡道“我明白,若换了我,或者也会同样做的。
  他忽又道“我只有一样事不懂”
  林中鹤道“什么事7”
  律香川道:“十二飞鹏帮中至少也有几个人物,你为什么偏偏要选条蠢驴来做伙伴而且还不惜被他侮辱7”
  方刚忽道:“你说的是谁T”
  律香川道“除了你以外,这里好像并没有第二条驴子。”
  方刚俯首踏着他,目中出现怒火,忽然提起脚,往他胯间B
  律香川的身子一阵颤抖,脸上的肌肉,一根根扭曲可是他咬紧牙,绝不呻吟出声。
  方刚厉声道/这一下怎么样?”
  律香川看着他忽然慢慢地笑了,道“你看起来是男人,怎么动起手来却像女人。”
  方刚怒吼营跳起,一脚踢向他肋骨。
  律香川索性闭起眼睛。
  方则不停地踢,他虽然疼得玲汗直流,但却绝不发出呻吟。林中鹤转过头。似已不忍再看。
  方刚突然停下,突然笑下,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律香川咬着牙说道“笨驴也会明白人的意思?”
  方刚脸色变了变,还是笑道:“你是想早点死☆是不是?”
  律香川牙咬得更紧。
  方刚悠然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这么便宜你,我要让你后悔为什么活着”
  律香川道“你若让我活下去迟早也会后悔的。”
  方刚道:“难道你还想等人来救你T”
  他冷笑着,接着说“我倒希望有人来救你,无论谁来,我都要让他变成剩刺猬”
  他迅速地向两旁墙壁瞥了一服,眼角又瞟向他带来的那几个
  那几个人现在已只剩下四个还能站着,这四人面上全无表情。
  律香川的心忽然跳,他已看出,这四人目中带着种特殊的气质,有这种气质的人绝不会做人的奴仆。
  他忽然明白,这四人才是真正难对付的,何况这地方面面墙壁中必定还没有埋伏,都在等着来救他的人。
  他只希望老伯莫要来救他。
  方刚已在椅上坐上,悠然道:“我再等两个时辰让你看看…。”他已不必再等
  突然问,一辆双马拉着的黑车从大门外直闯了进来。
  赶车的挥鞭打马,健马愁嘶。
  马车已闯入饭厅。
  方刚霍然飞身而起,大喝道“来了I”
  喝声中,又是“轰”的一响
  两旁的墙壁同时撞破了二三十个大洞,每个洞里露出了只弩匣。
  无数只硬弩暴射而出。
  赶车的首先怒呼一声当胸中箭☆自车座上跌下。
  两匹马也已全身浴血,忽嘶着直冲过来,撞在墙上,倒下,车厢倾倒。
  方刚一挥手。
  又是无数根的硬弯射出,钉在车厢上,突然起火。
  火势燃饶极快娶服间整个车厢都被燃着,车厢里的人若不出来,眼看着就要随车厢一起被烧成灾烬,若是出来,第三次弩箭立刻就要往他们身上招呼,纵是绝顶高手,也躲不过这种暴雨般的机簧硬弩。方刚仰面大笑,道孙玉伯,这次看你还想往哪里逃I”
  他笑得并不长。
  突然间,两旁墙壁中惨呼不绝,一只只弩匣抛出,接着,人也窜
  窜出就惨呼倒下。
  律香川这才知道两旁墙壁都是空的,这些人早巳埋伏在夹壁
  但他们为什么突然窜出来.为什么例下?
  方刚脸色也变了,拉起一个人,只见这人脸已乌黑,嘴角不停地往外淌着鲜血.呼吸却已停止。
  再看他身上,却全无伤痕,显然是被人以极重的手法击中,而且一击致命。
  夹壁中本来埋伏着四十八个弩射箭手,现在已有三十多人倒下,剩下的十余人也已窜出高呼着夺门而逃。
  方刚提起张桌子往燃烧着的车厢掷过去,车厢立刻被撞碎.里面却空无一人。
  他忽然明白,自已竞也中了别人的声东击西之计,变色道“孙玉伯,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敢出来?”
  破壁中似乎发出一声冷笑。
  方刚冲过去.还是看不到人。
  只听阵“当”声自门外传来,仿佛是铁器相击声。
  律香川的心又一跳。
  “这是陆漫天的铁胆。”
  陆漫天手里捏着铁胆,坦然从大门口走了进来,看他神情的安样,就仿佛是个走进一间自已很熟的饭馆来吃饭的客人。
  方刚霍然转身喝道“你是谁T”
  陆漫天微笑着摊开手掌,铁胆在火焰中闪闪的发光。
  方刚道“陆漫天?”
  陆漫天微笑道“你果然是在江湖中混过两天,还认得我。”
  方刚道“孙玉伯呢?”
  陆漫天道:“你想看他?”
  方刚道“我早巳想见识见识他。”
  陆漫天道“你不怕?”
  方刚怒道“怕什么?”
  陆漫天悠然地说道“那么,你就不妨回头去看看。”
  方刚…掠转身。个人静静地站在破壁中脸上全无表情。
  看他的装束,就象是个土头土脑的乡下老人.但神情中却自然流露出种无法形容的威严。
  方刚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道“孙玉伯?”
  老伯点点头。
  方刚突然倒纵,落在律香川身旁喝道“你想不想要他的命7”
  老伯道“想”
  方刚道“想要他的命,就要老实点。”
  老伯道“你若敢伤他一根毫发,我就要你的命’
  方刚狞笑道“我为什么不敢”
  他刚想再踢律香川一脚,突然发现老伯已到了他面前。
  他这一生中从未看到任何人的行动如此迅速,甚至连想都想不到。老伯冷冷地望着他,道“你敢”
  方刚忽然觉得满嘴发苦,额角上已流下冷汗,又开始往后
  他仿佛想退到那四个人身旁。
  这四人却似己被吓呆了,低着头.噤若寒鸦。
  方刚终于退到他们身旁,又喝道“姓孙的你敢不敢过来,跟我一对一决一死战?”
  老伯设有说话,慢慢地走了过去,方才拿凳子猛砸林中鹤又被律香川抡起,再被方刚打倒的那个人,此刻忽然从地上跃起,指着那四人道“注意他们,他们才是正点子”
  这句话说出来每个人都吃了一惊。
  律香川虽已想到方刚带来的这八个人中,必有老伯的眼线,所以老伯才会对方刚的行踪,了如指掌。
  但这人会是老伯的眼线,却连律香川也未想到。方刚更是大惊失色,怒吼着道“原来你是奸细?”
  他身旁站着的四个人突然出手.每人赫然已有兵器在握。
  那些兵刃是一双匕旨,一双判官笔双钢环,条软鞭。
  达四样兵刃不是扭短就是极长,短极险,长极烈。
  无论长短,都是极难练的外门兵器。
  看他们的兵器就知道他们的武功绝不会在方刚之下。
  但他们兵器虽已拔出,却几乎连施用的机会都没有。
  老伯的身形突然展远。
  长鞭刚挥出老伯已欺入他怀中,反掌一切。
  这人甩鞭,手抚咽喉,倒下。
  没有惨呼声。
  他的脖子已如面条殷软软垂下。
  龙虎钢环一震,寒光四射。
  突然一枚钢胆飞来,钥环落下,这人手抚着脸,而指经间鲜血向外隘。
  也没有掺呼。
  他的脸已变得象是个抓了的烂柿子。
  这就是老伯和陆漫天的武功。
  没有任何别的字能形容他们的武功。
  只有一个字:
  “快”
  快得不可思议,快得无法招架,快得令人连他们的变化都看不出。陆漫天快,老伯更快。
  从头到尾只有一声惨呼。
  惨呼声是方刚落入燃烧着的车厢中时发出的,他落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老伯的手一抓住他,他这人已自世上消失。
  “你要烧死我,我就烧死你。”
  这就是老伯做事的原则。这就叫:“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律香川在床上躺了三天,才能走动。
  他立刻去见老伯。
  他跪下。
  律香川第一次向老伯下脆,已是十七年前的事了,这十七年来,他从未跪过第二次。
  因为老伯不喜欢别人向他下跪。
  老伯认为下跪有失男子汉的尊严,他不用他的手下失去尊严
  在老伯的面前,只有犯错的人才下跪。
  现在老伯拉起了他,目光中流露出慈祥和安慰,柔声道:“你没有错。”
  律香川垂下头,道“我太大意,所以才没有令韩棠伏法。,
  老伯笑了笑道“韩棠已死了。”
  律香川面上露出吃惊之色但却忍耐着,没有发问。
  老伯显然也不愿解释,立刻又接着道“这次你虽受了伤,但我们总算很有收获。”
  律香川道“是”。
  老伯道:“现在十二飞鹏已只剩下七只。”
  律香川动容道“那四人难道也是十二飞鹏的坛主7”
  老伯点点头。
  律香川目中不禁露出钦佩之意,十二飞鹏无一不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但在老伯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老伯道:“我们至少已给了万鹏王一个教训,从此之后,他只怕也不敢轻举妄动。”
  律香川沉默了半晌,才问道“我们呢?”
  老伯站起来,慢慢地踱了个圈,缓缓道“我们暂时也不动。”
  一次大胜之后,为什么不乘胜追击,反而按兵不动,这不像老伯平日的作风。
  律香川虽没有问出来但面上的怀疑之色却很明显。
  老伯道“因为我们的损失也不轻,现在正是我们养精蓄锐,重新整顿的时候。”
  律香川忍不住抬起头凝注着老伯。他已觉察出老伯的言词有些吞吐仿佛隐瞒着什么。
  老伯转过头,望着窗外的一株梧桐。
  梧桐在秋风中颤抖。
  老伯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秋已渐深,冬天已快到来?”
  律香川又沉默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问道“易潜龙没有来?”
  老伯慢慢地点了点头,道“他没有来。”
  律香川面上第一次现出恐惧之色,他知道易潜龙在组织中的地位多么重要,易潜龙若有离心,无异大厦中拆卸了一根主耍的梁柱。
  老伯缓缓道“我已要你的舅父去问他.为什么不来应召.我相信他一定有很好的理由。”
  律香川迟疑着,道“他若不说呢?”
  老伯没有回头律香川看不到他的脸色只看到他双拳握紧。
  过了很久,他拳头才慢慢地松开,道“你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这两天在家好好地养伤,不必来见我”
  律香川道“是。”
  老伯道“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地保重自己,因为以后我要交给你做的事一定越来越多。”
  这句话无异说明律香川在组织中的地位以后更为重要,也无异说明老伯对他的信任也日益加深。
  律香川心里充满感激,道:“我会自己保重,你老人家……”
  老伯忽然回头,笑道“谁说我老了?你看我对付方刚他们的时候,像是个老人么?”
  律香川也笑了。
  有些老人永远不会老的——他们也许会死,却绝不会老。
  老伯就是这种入。
  律香川道“我也希望易潜龙有很好的理由,否则?“—/
  老伯道/否则怎么样?”
  律香川叹了口气,道“他以前对我不错,我愿意为他安排后事。”
  老伯笑了笑,笑容中却带着几分忧郁,过了很久,他才挥挥手,道“你去歇着吧”
  律香川道“是。”
  他转过身,还未走过门口,老伯忽然又道:“等一等。”
  律香川停下脚步。
  老伯道:“你好像还是有件事没有问我?”
  律香川垂下头道“我没有事。”
  老伯“你不想知道林秀到哪里去了?”
  律香川又沉默了很久,才断然道“我不想知道,无论她到哪里去,一定都有很好的理由。”
  老伯望着他的背影,笑容渐渐开朗,道“你终于是个男人了,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男人。老伯对一个人最大的称赞就是这两个字。
  律香川知道,所以他走出门的时候,嘴角也不禁露出微笑。
  他走出去的时候,冯浩在等着。
  他们约好了今天晚上喝酒。
  用油淋鸽子下酒。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